MSCI扩容完毕后 主动资金怎么配A股?

记者 郑菁菁 

12月15日上午,内蒙古高院向呼格吉勒图父母送达了呼格吉勒图案再审判决书。再审判决主要内容:一、撤销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1996)内刑终字第199号刑事裁定和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1996)呼刑初字第37号刑事判决;二、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无罪。 冤案虽然昭雪,但一条鲜活的生命早在18年前被定格在18岁的少年。1996年4月9日,呼和浩特市毛纺厂18岁的职工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一起奸杀案凶手。案发仅61天后,法院判呼格吉勒图死刑,并立即执行。如果说在2005年,内蒙古系列强奸杀人案疑犯赵志红落网,其交代的第一起案件就是“呼格案”时,人们只是怀疑呼格吉勒图被错杀了,那么,当呼格吉勒图最终被判无罪的今天,就简直无法想象,当时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的呼格吉勒图怀着怎样的心情? 不要说是呼格吉勒图的亲人,就是任何一个旁观者,都会在这份冤情面前感到巨大的悲痛,同时也感到震惊和恐怖。因为,是不可抗拒的法律,剥夺了一个无辜的生命。因此,如果不对这样的错案深刻反思,找出形成错案的原因,那么,就无法抚平伤痕、阻止新的伤害。 冤案昭雪后,追责是无法回避的。而在人们朴素的感情里,往往把追责定义为“冤有头债有主”。虽然这也是抚平伤痕的人之常情,但如果仅限于这种狭隘的情感,可能就会满足于造成这起错案的当事人付出的代价。其实,追责是反思呼格案的切实路径。只有通过对相关当事人的追责,才能还原当时案件审理的过程和细节,找出形成错案的根源。否则,很可能把认错代替纠错,把惩罚当做问题的终结。 说实话,呼格案能在18年后有这样一个结果,可以说是有点让人意外的,这应该是当前推进依法治国带给人们的信心。正因为有了这样一个前提,才能笔者觉得对接下来的追责,不能放松,不能马虎。前文说过,追责不是狭隘的情感驱使,在我伸张这个观点的时候,已经站在与当时审理此案的当事人没有恩怨的立场上,只是希望通过追责,让这些当事人还原当时的办案细节。至于他们应负什么责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形成错案的环节,现在还有没有存在的可能?无论压力或干扰,在当前的司法环境下,是不是还能故伎重演?也就是说,现在司法领域的各种制度,能不能有效的防止这样的错案再次发生? 虽然在内蒙古系列强奸杀人案疑犯赵志红落网后,9年来呼格案一直在复查中,但从结果来看,即使排除疑犯赵志红,呼格案本就疑点重重。在再审过程中,合议庭发现,一是呼格吉勒图供述的犯罪手段与尸体检验报告不符;二是血型鉴定结论不具有排他性;三是呼格吉勒图的有罪供述不稳定,且与其他证据存在诸多不吻合之处。这就是说,造成这起错案,并非18年前的刑侦技术问题。那么,在这些重要证据都没有落实的情况下,为何案发仅61天后,法院就判呼格吉勒图死刑,并立即执行? 要解开其中的“谜团”,最好的路径就是追责。而只有把追责提到抚平受害者伤痕,同时修复司法漏洞,防止重蹈覆辙的认识高度,而不仅仅是落实相关当事人的责任,才能让呼格案的昭雪,在平复死者冤情,安抚死者亲人的同时,在推进依法治国中体现出积极的社会意义。 文/知风 (辣味时评,一扫就行!欢迎各位亲爱的作者关注红辣椒评论官方微信!同时官方微信平台将不断推荐展示优秀作者!)北大男老师被举报

1987年4月,劳动人事部军转办计划处干部(1985年9月至1987年7月中国人民大学二分校法律系法学专业学习);排球教练被刺身亡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主持会议。环境保护部与六个省区市人民政府在会上签订了大气污染防治目标责任书。迪士尼票价调整

“三鹿毒奶粉”事件已过去6年。本月初,原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从无期徒刑减刑至17年3个月。当年被免职的3名石家庄市领导,时任市委书记吴显国、市长冀纯堂、副市长张发旺已悉数复出。我国6年来85名免职官员逾三成复出。(8月12日《新京报》) 若不是媒体报道,这样的官员复出消息或许还让百姓“蒙在骨里”。免职官员复出问题,虽然敏感却没必要遮遮掩掩。当前,公众并非欲将复出官员“一棒子打死”,而希冀能这样的消息能“打开天窗说亮话”,明明白白地展示出来。 官员本身不是神,也会犯错误,故而免职官员复出自然不必“偷偷摸摸”。对问题官员的处理和重新任用,只要依照党纪国法,公众心中自有一杆秤。根据《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规定,对于被免职的官员“一年内不得重新担任与其原任职务相当的领导职务”,“引咎辞职、责令辞职、降职的干部,在新的岗位工作一年以上,实绩突出,符合提拔任用条件的,可以按照有关规定,重新担任或者提拔担任领导职务”。既然如此,如果没有特殊原因,相关部门完全可以大方地向公众交代复出的免职官员因何再用,其成绩又是如何。 其实,在备受关注的舆论风暴中被免职,随后悄然起复,“三鹿奶粉”事件并非孤案。梳理2008年以来,引起舆论关注的52起官员免职案例,40名因突发事件被免职的官员中,半数也获相同“待遇”。而许多被免职官员的复出都悄悄进行,有的在当地复出,有的到异地复出。但无论是哪一种情况,起决定因的都不是老百姓,而是上级部门。在“悄悄”复出境遇之下,造成把老百姓胡思乱想,甚至质疑并诘问也就难免了。诸如,2008年致277人死亡的山西襄汾溃坝事故,时任山西省长的孟学农、副省长张建民,临汾市委书记夏振贵、市长刘志杰均被免职。但1年后,孟学农起任中央直属机关工委副书记张建民走上青海省副省长岗位;2008年在致72人亡的“4·28”胶济铁路特别重大交通事故中,济南铁路局局长陈功被免职。2012年,陈功就任青(岛)荣(成)城际铁路董事长……等消息,若在第一时间“抢滩登陆”,自然减少公众的很多猜测。 因而说,公众在意的不是免职官员是否复出,而是他们是否符合正当的程序。免职官员纠正错误、深刻反省、承担相应处罚后,重新走上岗位,只要符合程序,没啥不可。今年,昆明原书记张田欣、江西省委原常委赵智勇两名副省级官员被免职后连降数级,树立了官员免职的新样板,这种封堵堪称样板,但这并非意在堵住“免职官员复出”。从长远看,很有必要完善制度,在免职与起复背后,公众更期待的是用健全、透明的官员“问责—免职—复出”合法程序归束“问题官员”,从而维护社会公平与正义。 稿源:荆楚网央视新疆反恐片

这期的城市报道中,我们走进了国内多个经济发达城市:广州、深圳、成都、温州瑞安等,从信号测试、市场走访、资费分析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调查采访,我们试图展示一个中国城市3G的原生态,让大家了解一个真实的中国3G面貌。在南方城市,手机终端缺货现象普遍存在,成为本期报道的一个重点。资费方面,各个城市之间混乱不堪的标准则让我们忧心忡忡,难道2G时代的那些苦恼又要在消费者身上重演?明星取消浙江跨年

扫码分享到手机

  • 联通